当前位置: 主页 > 六合波色公式规律 >

阿里体育向体协:大足联赛一女两嫁是对大学体育的伤害
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18日

热门信息:

阿里体育向体协:大足联赛一女两嫁是对大学体育的伤害 体育助力铜陵举办国际自行车赛事 铜陵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平台 体赞快讯​千岛湖石林镇与三夫户外建立战略合作联耐克签约N

  11月15日,据国内多家媒体报道,中国大学生足球联赛(China University Football League,简称CUFL,以下简称“大足联赛”)目前因陷入运营权纠纷,导致多个省份已经“裸奔”开赛,多地院校比赛无直播无赞助,比赛现场甚至出现无球童可用的局面。

  大足联赛创办于2000年,该赛事是中国国内高校参与范围最广、竞技水平最高、影响最大的足球联赛,也是唯一被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正式认可的全国性大学生11人制足球赛事。由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、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主办。

  大足联赛目前的裸奔尴尬局面,更多的因为其背后主办方大体协与运营方优势传媒之间的矛盾。据悉,优势传媒目前已起诉大体协,双方将于近期对薄公堂。

  据生态圈了解,在2012年,优势传媒就与大体协签订了一份为期10年(5+5)的长约,成为大学生足球联赛的独家运营方,对大足联赛进行商务开发,并承担信号制作。

  而在5年后,大体协已不再满意当初签订的协议。据优势传媒表示,2017年9月,双方进入第二个5年合约周期,优势体育在续约时遭遇阻挠,大体协拒绝按合同规定继续履约,而是开出了原本5倍的价格,在优势传媒未同意后,大体协便又开始寻找新的金主,并最终在11月10日与阿里体育完成了签约。

  在体育圈,这样合作方因各种原因而对薄公堂的案例不算少数,但是,大体协作为脱钩于教育部的体育协会,在行事上无疑需要更加注重合法性。那么,优势传媒在运营5年之后,大足联赛的成果否真的“被窃取”?这桩即将开庭的官司,到底是优势传媒的一面之词,还是大体协在坐拥大学生体育资源的同时,真的失职?

  据生态圈了解,按照大体协和优势传媒在当方签订的合同条款,10年合约分两个周期进行,即“5年+5年”,同时双方约定了“定金优先”、“自动续约”合同条款,以此保障第一个协议5年到期之后,只要支付合同第一个5年协议年度总金额5%,合同能够自动延续5年。

  据优势传媒表示,优势传媒按照合同约定,在今年2月已将第一个5年协议合作总金额的5%的定金支付给大体协,并于6月5日给大体协发送了确认函,表明了大足联赛的独家运营权自动顺延至2022年8月31日,同时致函请大体协查收续约定金。随后开始准备下一赛季物料,启动招商推广工作。

  但是据优势传媒介绍,在8月底,大体协将优势传媒为自动续约支付的定金退回,并表明先退定金再谈合同,这期间,优势传媒电话主动沟通多次,多次北上与大体协不同领导进行沟通协商,不过并未达成一致,而大体协也曾提出大足联赛要公开招投标,但一直没有发布招标信息。

  据了解,由于大体协的领导班子也在今年完成了新旧交替,这让原本顺理成章的续约出现了难题。知情人士透露,新的领导班子认为原合同在今日来看价格过低,希望在新赛季开始前重新签订5倍于原价的新合同。

  优势传媒方面表示,由于成本攀升,2016-2017赛季大足联赛投入的运营推广成本已超过2000万,优势传媒无法承受,因此才选择法律武器。

  距介绍,在今年9月,优势传媒正式起诉大体协,法院传票规定在11月20日开庭。由于大体协申请了管辖地争议,因此开庭时间预计推迟到12月中旬。

  在运营五年之后,大体协未能与优势传媒续约,这其中受益不仅是大体协,还有接盘的阿里体育。11月15日,财新网对此发表评论,直指阿里体育“坐享胜利果实”。

  但是实际上,阿里体育是否真扽坐享胜利果实还有待商榷,毕竟阿里体育与大体协的签约仪式不过是11月10日,但可以肯定的是,阿里体育并不关心本次签约是否会触及到自己的利益。

  在生态圈的采访中,阿里体育的负责人表示:一切以合同和法律为主,我们和大体协也会保留法律追究的责任。

  另外据财新网的报道,阿里体育内部人士回应称已从法律等角度判断没有问题才签约:“对于签约之前的事,我们不在意也没必要知道。”

  的确,这件事更多的是关乎于大体协与优势传媒,对此,生态圈经过多方努力,却始终未能联系到大体协的相关负责人,唯一的答复是来自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专职,而他却玩起了踢皮球的套路。

  实际上无论最终的诉讼结果如何,2017-18赛季的大足联赛无疑受到了极大的影响,而这也不是大体协第一次陷入赛事权益的争夺。

  在2013年1月份,中国大学生篮球协会被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强行换届。当时,国大学生篮球联赛(CUBA)官网发布了落款为“中国大学生篮球协会”的消息,文中指称中国大学生体育协会“越俎代庖”,违反程序选出“新一届大篮协主席挂靠单位”。而据知情人透露,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,是大体协和大篮协因为争夺CUBA控制权而产生的矛盾来了一次总爆发。而当时大体协也未在第一时间回应。

  当时,中国大学生篮球协会执行主席张宁飞表示,尽管大篮协名义上隶属大体协,但一直是独立运行的社会团体。而大篮协建立的CUBA联赛,并不属于哪一家协会自己的,包括大体协,而是属于所有会员。

  张宁飞还表示,在得知大体协将在西安举行换届会议后,大篮协曾召开了筹备领导小组紧急会议,会后致函大体协,要求暂停西安会议的召开。此外,9位担任大篮协领导职务的校领导联名向教育部领导递交报告,要求暂停这次会议,但最终未能阻止这次会议的召开。

  这么看,大体协坐实了“越俎代庖”的行为。虽然本次与优势传媒的事件与上次无关,但足以看出大体协与各个协会之间的矛盾以及权益划分的不清晰,以及大体协权益争夺的野心。

  但是,在上层对攻的背后,则是伤痕累累的大赛和大学体育教育,大足联赛也在一次次的争夺中,成为被撕扯的利益载体。

  在国内体育消费和体育市场正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,无论从人才培养的角度还是满足大学生体育事业的发展上来讲,大足联赛都是受害者,而伤害大学生联赛的行为,也阻碍了国内体育的发展,这对于促进体验消费和培养体育文化的当下来说,无疑是一次。